The resources in the province went to the big banks to charge policy assets under pressure www.11aabb.com

The resources in the province went to the big banks to charge policy assets bearing Sina foundation exposure table: the letter Phi lag of false propaganda, long-term performance is lower than similar products, to buy the fund by the pit how to do? Click on [I want to complain], Sina help you expose them! "Financial capacity to" cure "Pathfinder in the National Bank has the capacity to drop, we also understand the task, but the loan quickly at the beginning of this year that we almost couldn’t stand, if not set up the debt Commission, I really can not imagine can survive." In the face of Chinese Securities Daily reporter, Jiangxi pxsteel industrial Limited by Share Ltd finance director Xu Zhixin’s voice was calm, even in the company shortly before the demolition of the furnace blast furnace of 420 cubic meters, is also clear. But Xu Zhixin and his steel industry are under tremendous pressure. In the national capacity to entered a crucial stage at the same time, as the most closely relationship with the economic cycle industry, the banking industry was very difficult, while the pressure drop to capacity, the other side is the iron and steel, coal and other excess capacity in the field of high pressure of bad loans. A large state-owned bank sources, from the beginning of 8 months, several resources and energy province leaders personally led Beijing to want to head for the local policy, steel and coal fields with excess quality enterprises to be taken care of, including pumping loans, swaps etc.. A number of experts and industry insiders believe that, in the promotion of "three to one drop fill", not "across the board", but not a pressed, free upgrade is the ultimate goal. At this stage, iron and steel, coal and other fields need to do the demonstration effect of production capacity, other overcapacity industry will be solved. The debt Commission helps, "at that time, not only me, but also our chairman, not in the bank every day, but on the way to the bank.". No way, this year the whole industry has to boil." Recalling the days when he ran around the creditor banks a few months ago, Xu Zhixin said. 1-8 months of this year, Ping steel company achieved sales revenue of 13 billion 100 million yuan; 1 billion 600 million yuan in profits and taxes, the total profit of 930 million yuan, taxes 680 million yuan, 660 million yuan taxes. The latest data show that in 1-7 months, Pingxiang steel in Steel Association National Enterprise rankings, the total profit of 740 million yuan, ranking fifth; profit of 148 yuan per ton tons, ranking sixth; the main products of non manufacturing costs in the alloy plate, low alloy plate in the industry are ranked top. It is such a good looking enterprise, in the iron and steel industry into the cold winter, encountered the rapid bank lending. Xu Zhi said: "we started the chain of funds is normal, but the first two months of the bank to recover the loans of 1 billion 500 million yuan. Our enterprise 1 months sales income is 600 million yuan, like this loan, which enterprise can not stand it? Just like let a person donate blood, certainly can’t force him to donate every day, otherwise hematopoietic function can not keep up." In the capital "pressure" on the occasion, Pingxiang iron and steel to find the relevant departments, then the birth of the Jiangxi province the first creditors Committee, the capital chain condition of Pingxiang iron and steel will soon return to normal. Then in August 3rd, the 14 creditor’s rights theory

资源大省一把手亲赴大行要政策 银行资产承压 新浪基金曝光台:信披滞后虚假宣传,业绩长期低于同类产品,买基金被坑怎么办?点击【我要投诉】,新浪帮你曝光他们!   去产能“金融术”探路标本兼治   “全国都在去产能,银行有压降任务我们也理解,但今年初的快速收贷还是让我们差点挺不住,如果没有成立债委会,真不敢想象能不能熬过来。”面对中国证券报记者,江西萍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财务总监徐志新的语气很平静,甚至在介绍不久前旗下公司420立方米高炉的拆炉时,也显得云淡风轻。不过,徐志新及其所处的钢铁行业正在经受巨大的压力。   在全国去产能进入攻坚阶段的同时,作为与经济周期关系最为紧密的行业,银行业的日子很不好过,一边是去产能的压降任务,另一边是钢铁、煤炭等产能过剩领域不良贷款压力高企。某大型国有银行总行人士透露,从8月开始,几个资源、能源大省的“一把手”亲自带队进京要政策,希望总行对于当地钢铁、煤炭等过剩领域的优质企业予以关照,包括不抽贷、债转股等。   多位专家和业内人士认为,在推进“三去一降一补”的过程中,不能“一刀切”,更不能“一压了之”,脱困升级才是终极目标。现阶段,钢铁、煤炭等领域需要做出去产能的示范效应来,其他产能过剩行业就会迎刃而解。   债委会助力   “那个时候不仅是我,我们董事长也是一样,每天不是在银行,就是在去银行的路上。没办法,今年整个行业都得熬。”回忆几个月前奔波在各家债权银行的日子,徐志新如是说。   今年1-8月,萍钢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31亿元;实现利税16亿元,其中利润总额9.3亿元,实现税金6.8亿元,上交税金6.6亿元。最新数据显示,1-7月,萍钢公司在中钢协全国企业排名中,利润总额7.4亿元,排名第5位;吨材利润148元 吨,排名第6位;主要产品非合金中板、低合金中板的制造成本均排名行业榜首。   就是这样一家看上去还算不错的企业,在钢铁行业进入寒冬之际遭遇了银行的快速抽贷。徐志新说:“我们一开始资金链是正常的,但年初的两个月银行就收回了15亿元贷款。我们企业1个月的销售收入是6亿元,像这样抽贷,换成哪家企业都受不了吧?就好像让一个人献血,肯定不能天天逼他去献,否则造血功能跟不上。”   在资金“压力山大”之际,萍乡钢铁找到各相关部门,随后就有了江西省内第一家债权人委员会的诞生,萍乡钢铁的资金链状况不久也恢复正常。随后的8月3日,14家债权银行与萍钢公司共同签署《萍钢公司银行债权人委员会合作协议备忘录》,约定各债权银行承诺通过采取扶持性和维护性措施,将萍钢公司用信总额稳定在85亿元的合理水平。融资总额一年核准一次,如遇重大突发事件,即时启动重新核准程。   江西银监局发言人龙世峰说,债委会按照“一企一策”的原则改进完善信贷政策。各债委员会还要协调其成员单位通过优化流程、简化手续、降低成本等措施,增进银企间的互利合作,降低企业协调成本等。   除了企业切实获得好处外,这一次,各家商业银行也从以往的竞争关系转为竞合关系。江西银监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江西省已成立413家债委会,涉及贷款余额近3000亿元,主要覆盖三类企业,即高风险企业、暂时困难企业、区域金融重要性企业。在示范作用之下,债委会的成立由监管部门引导转为银行、企业自发的市场化行为。银行企业抱团取暖,一方面可以避免所谓的中国式“抽贷”,另一方面也能避免以往多头授信导致的企业盲目扩张。   在河南银监局副局长张春看来,现在银行业帮困难企业实际上就是帮银行业自己,因为债委会涉及贷款总量超过9000亿元,哪怕只有1%的不良产生,对河南银行业影响也将是巨大的。针对去产能攻坚任务,河南首批确定对债务规模在3亿元以上且3家以上债权银行的535家客户组建债委会,涉及贷款余额9057.88亿元,占河南银行业对公贷款余额的45%。到年底以前,河南将着力推动对全省1亿元以上3亿元以下规模、3家以上债权行的770家客户债委会的组建。   作为煤炭大省,山西银监局指导银行业对辖区230户融资金额较大、有3家及以上债权银行的企业组建债权人委员会,其中煤炭企业债委会109个。山西银监局局长张安顺表示,对业绩下滑、流动资金有困难,但响应国家号召、主动去产能、仍维持生产的煤炭企业,给予续贷政策支持。截至目前,山西省银行业金融机构共为已成立银行债委会的109户煤炭企业办理转贷续贷1.07万笔、金额418亿元,已成立债委会的七大煤炭集团本部及其部分成员企业基本保持存量融资到期接续;向已成立债委会的109户煤炭企业提供表内外融资余额2154亿元,较年初增加54亿元。   多方博弈犹存   多家钢铁、煤炭企业的负责人直言,债委会的最大作用就是稳定预期。由于银行间缺乏沟通协商机制,单家银行的“个体理性”行为极易演变为银行业“集体非理性”行为,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多输”。   工商银行江西省分行大客户服务中心副总经理谭军表示,曾有一家煤炭企业负责人来“倒苦水”,希望银行尤其是国有大行能与企业一起渡过难关,否则很可能把本来运转正常的企业压垮。   作为当地最早提出类债委会模式的银行,中国银行江西省分行公司金融部副总经理黄干平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最早的时候不叫债权人委员会,而叫松散型银团。通过松散型银团模式对债权银行进行管理,既能维持各债权银行对债务人原有授信条件不变,保证债权银行的自主性,又能通过银团的约束条款,对各债权银行的授信策略进行统筹,加强银行间、银企间合作,债权银行抱团取暖,从而有效避免债权银行随意抽贷、压贷,加强授信“供给端”的有效管理,根据债务人经营发展需要,满足债务人合理授信需求,保障其授信资金使用稳定。   但是,“多头多脚”的债委会的实际运行不可能一帆风顺。黄干平表示,萍钢债委会的《备忘录》要求:“各融资行对萍钢公司实际用信额低于融资参与额的部分,在协议签订后的15天之内,应补足差额的三分之一,30天之内应落实全部融资参与额。”然而,截至8月30日,仅有中国银行、建设银行、交通银行、江西银行、九江银行、萍乡农村商业银行、厦门银行等债权银行的用信余额高于《备忘录》确定的参与金额。他建议,加强沟通与协调,各债权银行应严格遵守《备忘录》要求。   对此,不少银行业内人士有苦难言。某股份制银行太原分行人士坦言,各家银行总行的政策不一样,各地债委会要一致行动并不容易。首先,债委会本身就不是一个正式的机构或组织,更像是一种倡议,缺乏约束力。其次,各家银行的实力不一样,有些中小银行确实被压得喘不过气,只能选择退出。   上述人士进一步说:“遇上扛不住的企业,银行就要抽贷了,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尤其是那些总行不在本地的银行沟通起来困难,或者某些银行绕道地方资产管理公司来起诉,债委会再一致行动也没用。每家银行的具体情况不一样,有的银行做的是抵押贷款,有的银行做的是信用贷款,做信用贷款的肯定更担心风险。”他表示,自己代表所在银行参加了十几个债委会,每个债委会都有一个微信群,忙的时候,看微信都看得眼花,但谈及这些债委会到底发挥了多大作用时,他沉默了。   另一位国有大行人士称:“债委会是特殊时期的产物,各相关方都不容易。除协调一致行动、协调自己的上下级行外,还要协调地方政府、民间借贷的债权人。这些担子都压在银行身上,银行有时心有余而力不足。”   江西银监局相关负责人称,正在积极研究相关机制,最大程度地避免债委会成员不遵守一致行动的要求。为了提高债委会的运行效率,江西银监局已研发了江西省银行业债权人委员会信息共享系统,有望在10月正式运作。   银行资产承压   深究债委会实际运行过程中的难题,根源还是银行的资产质量承压。不少地方银监部门人士坦言,有些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的承压能力弱,抱着“撤得快、亏得少”的心态,这也在情理之中。   多位银行业人士坦言,目前个别钢铁、煤炭企业债台高筑,无法偿还银行贷款本息,别说完成去产能的压降任务,贷款坏账已是“板上钉钉”。   山西银监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志刚称,尽管山西是煤炭大省,但目前煤炭行业去产能对当地银行业资产质量的直接影响不大。当然,目前不良贷款上升的速度有加快之势。在山东、河北、江苏、内蒙古等过剩产能较集中的省份,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不良上升速度加快的趋势。   各地银监局最新披露的数据显示,上半年,作为经济总量排名全国前五的省份,广东、浙江、山东、河南、江苏的不良贷款总规模达7600亿元,新增不良贷款在660亿元以上。其中,山东省的不良率达2.25%,河南省不良率达3.21%。   今年山西将关闭退出21家煤矿,对16座未履行核准手续擅自生产建设的煤矿采取强制措施停止违法违规生产和建设。这些煤矿均为山西省属七大煤炭集团的独立煤矿,涉及49.6亿元银行贷款。山西银监局要求相关银行机构及时与行业主管部门和相关煤炭集团沟通对接,跟踪关闭退出进展情况,协调煤炭集团做好债务承接,最大限度维护银行债权和盘活信贷资源。   这些关停煤矿的银行债务到底将如何处理,不少当地银行业人士讳莫如深。“我们现在只能采取资产重组的方式,债转股我们也在关注,但不到万不得已,作为银行来说,还是不希望走这条路。”当地某银行业人士表示,银行掌握了一些抵押的采矿权、设备,对于正常运作的煤炭企业来说是资产,但对于银行来说很可能就是废物。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近日指出,按照市场化、法治化原则,支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对钢铁煤炭等领域骨干企业开展市场化债转股。   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此前联合印发的《关于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银行业金融机构要综合运用债务重组、破产重整或破产清算等手段,妥善处置企业债务和银行不良资产;用足用好现有不良贷款核销和批量转让政策,加快核销和批量转让进度,做到“应核尽核”。稳妥开展不良资产证券化试点,为银行处置不良贷款开辟新的渠道。继续支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发行金融债等,增强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处置不良资产能力。鼓励地方资产管理公司参与银行不良资产处置。   据媒体报道,天津市金融局日前召开渤钢集团的债务整体处置通气会,向各金融机构通报渤钢集团债务整体处置的最新思路,并征求各金融机构意见。此次公布的债务处置方案是:渤钢集团中三家企业的优质资产组建新公司,承接原有债务中的500亿元,800亿元债务留存原公司及核销,600亿元债务债转股。   分析人士认为,渤钢集团实施债转股,银行等债权人肯定要求渤钢集团从内部管理机制和运营进行彻底的改革,以确保企业更适合市场化运作。   那么,被银行业内人士称作以时间换空间的债转股,此番重出江湖能否达到预期效果?在采访过程中,多数银行高管持审慎态度,并直指债转股不能沦为某些企业和地方政府逃废债的工具。另有不少银行业内人士认为,银行业与实体经济的运作模式完全不同,做银行的人能干好银行,却不一定干得好企业。毕竟,专业的人才能干好专业的事。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直言,债转股毕竟是去产能、化解国企债务难题过程中的治标之举,只适用于部分有发展前景、易于盘活的企业,大多数亏损企业不能这么搞,债转股不应该大范围推广。满足债转股条件的企业不能质地太差、产能落后严重,直接破产清算核销往往是这类企业的最优选择。债转股适合那些产品竞争力在行业内尚可,但由于经济周期下行经营出现问题的企业,银行能判断出此类企业在经济周期向上时有能力恢复经营,银行将来也有利可图。   在华泰证券策略首席分析师戴康看来,市场化债转股既可让银行等合法债权人的利益得到更好的保证,降低大企业逃债风险,也可促进社会资源的有效利用,减少道德风险和寻租空间。在市场化机制下,银行、社会资本等的参与有利于改善企业的治理结构,共同助力企业经营改善。例如,通过剥离亏损资产、消减债务负担、优化运力和股权结构,长航油运长期亏损局面得以扭转,去年公司净利润为6.28亿元。在转入新三板进行交易后,长航油运曾连续收获22个涨停,股价最高达到4元,远高于转股价的2.3元。不仅长航凤凰在实施债转股后扭亏为盈,多家债权银行也收回了贷款本息且所持股权产生浮盈。   重在并购升级   不久前,江西萍乡萍安钢公司作为去产能企业代表,拆除了420立方米高炉。前期江西全省已陆续拆除电炉及转炉8座,累计退出粗钢产能433万吨。此次420立方米高炉的拆除,退出生铁产能50万吨,标志着“十三五”期间江西省与国家签定的目标任务提前4个月全面完成。   徐志新表示,“力挺”去产能政策。“我相信,国家的政策肯定不是要我们这个行业完蛋,而是希望这个行业越来越好,希望通过兼并重组等模式,使优质的、有竞争力的企业越来越多。”同时,他希望相关部门对于过剩产能领域的兼并重组给予更多政策支持。“坦白地说,现在我们这些想要继续往下走的企业真是身处冰与火的煎熬。我们有先进的技术和管理模式,自信能将这些优势传递下去,但因为政策不明朗,一些兼并计划只能暂时搁置。”   类似的声音,中国证券报记者在采访煤炭、钢铁企业的过程中也听到不少。企业负责人担忧化解过剩产能过程中仅仅是“一压了之”。有些地方简单将压减任务目标分解,对产业实际发展考虑不周,好坏不分,一压了之。不少地方在压减过剩产能时,不考虑企业市场竞争力、生产经营、节能环保等实际情况,强行摊派指标。在这种情况下,可能削弱某些合法合规、效益良好企业的竞争力,甚至将其彻底压垮。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迟京东直言,通过兼并重组实现脱困升级才是最终目标。“为什么把钢铁和煤炭这两个行业单独拿出来?因为它们比较典型,影响面比较大,关联度比较高。如果钢铁和煤炭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化解产能过剩能够做出示范效应来,其他行业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关于支持钢铁煤炭行业化解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明确,对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积极主动去产能、调结构、转型发展、有一定清偿能力的钢铁和煤炭企业,可在做好贷款质量监测和准确分类的前提下,实施调整贷款期限、还款方式等债务重组措施,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在坚持市场化原则、完善偿债保障措施的基础上,支持钢铁、煤炭企业发行公司信用类债券用于调整债务结构。此外,对兼并重组企业实行综合授信。完善并购贷款业务,扩大并购贷款规模,合理确定贷款期限和利率,支持具有比较优势的企业和地区整合行业产能。支持钢铁、煤炭企业利用资本市场开展兼并重组。支持地方发展产业基金等各类股权投资基金。鼓励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股权投资基金以及产业投资基金等参与企业兼并重组,为企业提供多方位的融资服务。   王志刚表示,山西银监局积极推动对具备兼并条件的煤炭企业,实行并购重组综合授信,完善并购贷款业务,扩大并购贷款规模,支持优质煤企整合行业产能。同时,通过转换授信品种、延长贷款期限、调整还款计划、变更授信主体等方式为企业办理债务重组,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截至目前,山西省银行业金融机构为已成立银行债委会的109户煤炭企业办理债务重组金额13.16亿元,发放用于支持煤炭企业兼并重组等并购贷款余额28.7亿元。   山西银监局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将有限的信贷资源配置到煤炭行业最需要的地方去,积极对接优质煤炭集团多元产业协调发展模式,大力支持煤电一体化、煤焦化一体化、煤电铝一体化、煤电化一体化、煤化工一体化等延伸产业链转型升级项目,助力煤炭产业新型化、多元化协调发展。截至目前,投向煤炭延伸产业链转型升级项目贷款余额192亿元,较年初新增6.6亿元。   多位券商分析人士称,8月以来,去产能速度明显加快,去产能计划超预期,未来钢铁、煤炭行业的基本面将持续改善。   不管是银行还是企业,都盼望着阵痛能早点过去。本报记者 陈莹莹 进入【新浪财经股吧】讨论相关的主题文章: